hg0088_hg0088开户

当前位置:hg0088 > 赛事热点报到 > 正文

俗话说,俗话又说,谁写的,笑死我了!

时间:2019-10-19 02:3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阅读:


1、俗话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可俗话又说:浪子回头金不换!
2、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 可俗话又说:近水楼台先得月!
3、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可俗话又说:有仇不报非君子!
4、俗话说:男子汉大丈夫,宁死不屈;可俗话又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5、俗话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俗话又说:交浅勿言深,沉默是金!
6、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可俗话又说:不撞南墙不回头!


7、俗话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俗话又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8、俗话说:礼轻情谊重;可俗话又说:礼多人不怪!
9、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可俗话又说:靠人不如靠己!
10、俗话说:人往高处走;可俗话又说:爬得高,摔得重!
11、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俗话又说: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12、俗话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俗话又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13、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可俗话又说:人靠衣裳马靠鞍!
14、俗话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可俗话又说:开弓没有回头箭!
15、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可俗话又说:狭路相逢勇者胜!


16、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可俗话又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17、俗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可俗话又说:百无一用是书生!
18、俗话说:金钱不是万能的;可俗话又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19、俗话说:出淤泥而不染;可俗话又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20、俗话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俗话又说:姜还是老的辣!
21、俗话说:后生可畏;可俗话又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22、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 可俗话又说:不是冤家不聚头!
23、俗话说: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可俗话又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24、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可俗话又说: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25、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俗话又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26、俗话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可俗话又说: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27、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可俗话又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28、俗话说:量小非君子;可俗话又说:无毒不丈夫!
29、俗话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可俗话又说:不蒸馒头蒸(争)口气!
30、俗话说: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可俗话又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31、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可俗话又说:老虎屁股摸不得!
32、俗话说:百善孝为先;可俗话又说:忠孝不能两全!
33、俗话说:人定胜天;可俗话又说:天意难违。
34、俗话说:明人不做暗事;可俗话又说:兵不厌诈


▼▼▼


▼▼▼


▼▼▼


▼▼▼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hg0088_hg0088开户:https://www.zdawyt.com/saishiredianbaodao/2019/1019/1386.html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